兴冲冲地道:“看看我带来了什么?”说着

 预测推荐     |      2020-06-05 13:08
这几日可能是拿云到先修界以来最为快乐的日子了,不仅天演会上意外胜出,而且与罗曼曼尽释前嫌,每日与她过着游山玩水、巫山云雨的幸福生活。这种逍遥快活的日子大概连神仙见了也会自叹不如吧,他经常这么想着。可是,这样的逍遥日子没过多久,子非我就开始催着他要跟踪魔诅幻戒之事了,理由当然很大条:先修界的存亡系在他一人之上。拿云没法子,只好想方设法地伺机询问萦尘。其实,萦尘这几日也在找机会将魔诅幻戒交给拿云,但是她一方面生怕太早给他了,会让他起疑心,好像自己与醉浪仙有勾结似的;另一方面她这几日要遇到拿云比登天还难,往往早上她还未睡醒,拿云就已经出去了,而且晚上又经常不回来过夜。这一日早上,萦尘终于在庭院中碰到了拿云,而且看拿云的穿着并不像急着要出去的样子。其实,她不知晓,拿云今日早早地起来就是为了等她起床的。“终于逮到你了!”萦尘调皮地笑着,“你这几日都到哪里去偷鸡摸狗了,怎么一个人影都很难见着?”拿云当然不想把他和罗曼曼之事告诉她,开玩笑似地答了一句:“没办法,我在天演会上出尽了风头,最近经常有修真道友们邀我去喝酒,都排着队约我呢!”“别臭美了!”萦尘笑道。拿云用手一搔脑袋,假装不好意思地问道:“对了,萦尘,上次我们打赌的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哪件事?”萦尘心喜这么快就进入正题了,明知故问。“就是那魔诅幻戒——”拿云嗫嚅着,装出一副强人所难的样子。萦尘呵呵一笑,道:“我就知晓你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但我不是说了吗?只要我答应你的事,我就会尽力地去做到——”说着,她在怀里使劲地掏着,看来是在找那幻戒。拿云没想到萦尘竟然真的将那魔诅幻戒给找来了,而且他看到萦尘早起时衣服穿得并不多,除了那件透明的紫纱长裙,里面隐约只见一个金色的肚兜,看她在那薄薄的衣服中找东西,可真是让人脸红心跳,她总不会将那幻戒藏在私密之处吧?萦尘使劲地掏了一会儿,真的从肚兜里掏出了一个黑亮的小戒指,她将戒指递给了拿云。拿云接过来,心跳有点加速,因为那戒指暖暖的,仿佛还带着萦尘私密处的体温和体香,有时他真的感觉面前的这个女人让人捉摸不透,有时优雅大方,有时却总是充满着让人心跳的挑逗意味。拿云将戒指放在掌中仔细地端详着:大小与普通戒指无异,外表光滑黑亮,较为特别之处是戒面上有一个黑色的“心”形浮雕。他暗暗地将腰带中的天冥宝戒与这魔诅幻咒一对比,一个像白金,一个像黑金,但是他无法判断这个魔诅幻戒的真假,心想只好先将它收起来,再拿给子非我和万离鉴别了。萦尘见拿云看得这么仔细,娇笑道:“你放心,这幻戒是魔堡的镇堡神器,我这个护堡使难道会怕醉浪仙使诈吗?”“可是,你身为魔堡三大护堡之一,你为何愿意将镇堡神器送给我呢?你难道不怕恨血堡主还有堡内修真者们知晓?”拿云微笑着,但是他的目光却是锐利无比,仿佛使劲要将萦尘的内心给看穿一般。萦尘没想到拿云会突然问她这么尖锐的问题,一时不知如何做答,她脱口而出道:“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听到萦尘的回答,换拿云懵了,他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因为他与萦尘认识之初,就把她当作自己母亲一辈的人那样来看待,等发现她有可能是魔界之人时,他更是对萦尘敬而远之,时时刻刻地充满着戒备,可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喜欢自己。他的心有点乱了,因为他就是沉浸在爱河之中的一个幸福人,他知晓假如真的爱上一个人,那是会变得疯狂的,会不顾好坏不顾门派地跟他在一起。“这不可能!”拿云虽然心有点乱,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即使现在是满天的桃花运来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因为他的心中除了罗曼曼之外,再无法装下第二个人。萦尘其实是为了消除拿云心中的疑问才这么说的,况且她心里又有点慌乱,然而她既然将这句话说出口,就不得不将谎言进行到底。她继续说道:“你我虽然年纪相差甚大,但是对于我们修真者来说并不是问题。刚才那句话已经在我心中压抑许久了,一说出来我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你放心,你萦尘姐姐并非是一个为了爱就要死缠烂打、要死要活的人,我会尊重你自己的选择,但是你却无法阻挡我想为要你做的事。因而,当你说要魔诅幻戒的时候,我就毫不犹豫地去找醉浪仙,将幻戒从他手中要了过来……”“你不用说了!”拿云打断了她的话,越听下去他的心是越乱,对于他少得可怜的男女经验来说,这可真不是一件挥刀就能斩乱麻的易事,他只好先搁下来,冷静一下再思考应当怎么办。他对萦尘道:“你知晓,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的事,更别提什么你爱我,我爱你了,而且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心里只有罗曼曼一个人。”萦尘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搪塞让拿云想了这么多,她赶紧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件事了。这魔诅幻戒你尽管拿去,不过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这是魔堡的镇堡神器,你千万不能让你我之外的第三人知晓,按照仙界的仙规,窃器者永世不得超生,我活了几千年了,不能超生也无所谓,可是你才刚刚走入修真之途,千万要爱惜自己!”拿云手里握着这有点冰凉的魔诅幻戒,心里竟有了一丝丝的感动,尽管萦尘的话里究竟有多少的真实成分他不得而知,但现在他的心里已经断定这幻戒假不了,而且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和蓝姨是不是太多虑了,看错了好人。他嗫嚅着,不知要说什么才好。“小云,我只是想让你知晓我的心意就够了,你也不用想太多,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快快乐乐地在龙极幻境中修炼,千万不要有什么误会。”萦尘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大姐姐般的微笑,“我们说点轻松的事吧。对了,天演会一过, 内蒙古快3我们这些胜出者就要准备天炼了。你可能对先修界的风俗不清楚, 内蒙古快三以前哪,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那些在天演会上胜出的修真者们都要趁天炼前到各自的家乡去看一看,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网站因为天炼会万一再次胜出,那仙规就严禁胜出者再离开先修界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哦?”拿云倒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仙俗仙规,不过,既然萦尘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回静水大陆一趟,也不知父母亲现在的感情怎么样了,那逍遥客栈的生意还好吗,还有王小摇,张子坚,甘飞……对萦尘说了一声:“我去找罗曼曼了。”拿云就出了龙极幻境径自往归灵居而去。而萦尘看着拿云年轻挺拔的背影,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罗曼曼已经将那“颠倒奇门阵”给全部解除了,拿云虽然心事重重,但是一进归灵居看到罗曼曼,他还是露出了笑脸。他越来越感到归灵居就像是他的第二个家一般,真想立马在归灵居的旁边再开辟一个幻境,这样,他与罗曼曼不仅有一定的距离感,而且又能很快地见到她那双大眼睛和那迷人的小酒窝。子非我刚好也在归灵居内,没出去晃荡,他与罗曼曼坐在庭院中泡茶,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一看到拿云,子非我随即嚷嚷道:“子非我,安知我想念之心切也?”拿云一屁股就坐在了罗曼曼的身边,兴冲冲地道:“看看我带来了什么?”说着,他将怀中的那个魔诅幻戒掏出来放在石桌上。子非我看到这幻戒的时候,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但是他又摇了摇头道:“看这黑色‘心形’的浮雕应该是魔诅幻戒没错,但究竟是真是假,那还得要万离来看才行,虽然他并非魔堡的堡主,但是他在先修界的情况比我了解得多,什么法宝啊神兵啊还是他最清楚。”“这还不简单?我去找万堡主。”罗曼曼暧昧地朝着拿云看了一眼,也不等他们答应,就像只小鸟飞也似地出去了。看到罗曼曼出去,子非我一本正经地问拿云道:“小子,这镇堡神器怎么这么容易上手?说实话,你是不出卖色相了?”“非我爷爷瞧您说的,我拿云‘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不对,不对,说错了,是‘顶天立地,傲然不屈’!我哪里会做出那种下贱的事情出来?”说着,他将如何从萦尘手中拿到魔诅幻戒的过程向子非我简单地说了一遍。子非我抚着胡子道:“自古美人难过英雄关哪!小云,看来我们的遭遇何等相似,怪不得非我老儿看你比看那仇图顺眼!”那神情一看就知晓他又在臭美了。拿云正想嘱咐子非我不要将这事告诉罗曼曼,这时,罗曼曼已经和万离堡主进来了,他赶紧收住了口。万离一见石桌上的幻戒,连茶也顾不得上先喝一口,就将它捧在手心中端详起来,一边看,一边不住地点头,到最后竟然大笑不止。子非我是急性子,早就按捺不住了,他大声喝道:“万离,告诉我们这是不是魔诅幻戒?喂,别笑了万离!再笑就走火入魔了!”万离好不容易忍住狂笑,说道:“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这个就魔诅幻戒。想当初,元始天尊开辟完先修幻境之后,预测推荐按照各堡的不同特点炼化了这四堡神戒,比如我们灵堡,天冥宝戒的戒面上有个骷髅头,意在警戒灵修者要时刻牢记由灵而修的不易,否则又将像是一个没有血肉的头颅,重新堕入永世不得超生之地;而魔诅幻戒的戒面上则是有个黑色之心,意在警戒魔修者千万不可走火入魔,要不然心黑之时,也就是万劫不复之时……哈哈哈,恨血啊恨血,凭你再自恃魔堡实力强大,现如今你们的镇堡神器在我心中,看你还如何嚣张?”“万离,你疯了,我们暗中掌握四堡神器是为了能将先修四堡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邪罗魔神,可不是为了让灵堡与魔堡一决高下的,更不是为了你与恨血的私人恩怨!”子非我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万离这才觉得自己太过失态,连忙道:“老夫方才实在是太过于兴奋,失礼了失礼了!”子非我见万离道歉,神色才有所缓和,他若有所思地道:“看来,这个戒指真是魔诅幻戒了。”“小云真是有本事,这么快就能将这魔诅幻戒给搞到手了,看来我们灵堡的天冥宝戒总算有希望在天人之舞盛会前找到了!”万离高兴地说着,手指却不停地抚摸着幻戒上的黑色之心,目光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罗曼曼忽然脸色阴了下来,道:“我真是如何想也想不通!萦尘姐姐既然将这魔诅幻戒将醉浪仙的手中骗了过来交给拿云,看来她与醉浪仙绝非同一路人,但是她又魔堡的护堡使,为何会如此心甘情愿地将这幻戒交给拿云呢?莫非——”拿云见罗曼曼这样怀疑他,赶忙解释道:“曼曼你可不要乱想,我与萦尘之间没什么特殊关系的,她之所以会将幻戒给我,完全是因为我们在天演会之前打的赌,她为了兑现她的赌约才将这幻戒从醉浪仙手中骗过来的。”“只为了兑现那个赌约?”罗曼曼可不相信,她不相信做为一个魔堡的三大护堡使之一,她会为了一个赌约而如此小题大作,除非——除非就像自己一样,爱上了拿云!子非我这时候也不发表任何言论,刚才拿云已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他答应严守秘密的,可是这时候他们说到了这个问题,确实让拿云很是为难,他只好站起来说道:“反正魔诅幻戒已经在我们手中,再说这些事也没用了,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正事吧,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魔诅幻戒要放在谁手上保管?”他说这个问题还是深有意味的,因为,他虽然和万离堡主说好了要将那幻戒放在拿云那保管,但今日看到万离一副要将它占为已有的样子,让他很是不快。万离一听就知晓子非我什么意思,但是他竟然不顾子非我那凶狠的目光,将幻戒紧紧地握在手中道:“本来非我兄是建议幻戒寻到之后就将它放在小云那的,但是我后来想了一想,这个幻戒事关先修界的大事,小云又无堡无派,我恐怕他年纪太小,阅历不深会被骗了去,因而想来想去,我万离既然是灵堡的堡主,那我就冒险将幻戒保管起来吧,我发誓,我会发动灵堡的全部力量将这魔诅幻戒保护好!”说完,他看着子非我,准备等他大发脾气。不料,子非我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呵呵一笑,道:“万离堡主这种舍身取义的精神实在令非我老儿佩服。不过,非我老儿比你在先修界多活了几年,对它的神力我还是略有耳闻的。我听说这幻戒为四堡神器之最,之所以在‘幻戒’之前加了‘魔诅’两字,那是因为这个幻戒是对走火入魔之人的诅咒,而且听说当年元始天尊在炼化神器的时候在幻戒中加入了极其强大的异能量,若非达到一定境界的魔修者根本无法抵挡它的反噬力。如今万离堡主既然要以身试戒,那我们也只好祝福他了,祝福他在灵堡堡主的位子上能多坐几日,要不然万一他三日后就被这幻戒所噬魂飞魄散,那我们先修界可真是要失去一位舍身取义的好堡主了!”“你——”万离堡主听完已经是汗水涔涔,他也知晓子非我的话虽然带有吓唬的成份,但也并非全是虚言,他虽然对幻戒垂涎已久,但是对这幻戒的反噬力他还是存有很深的畏惧感,并且他对保管幻戒所带来的伤害心里实在是没有底。拿云和罗曼曼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前辈为了幻戒之中而说得不可开交,倒觉得很是有趣,他们两手紧紧地牵着,等这两个前辈的最后决定。但是罗曼曼比拿云更心存侥幸,听了子非我一番话,她倒是盼望着幻戒交给万离堡主保管就好,可千万不要放在拿云这,否则连万离堡主这样已经修行千年的人都无法抵抗幻戒的反噬力了,拿云刚修真几天,更是无法承受得了。但是万离堡主拭了拭额头上的汗,还是缓缓地将手张开了,他再看了看手中的这个魔诅幻戒,叹了一口气,走到拿云身旁,道:“你非我爷爷说得有道理,幻戒放在我这里确实有点不合适,你修为特殊,又无堡无派,不容易让人产生怀疑,还是你收着吧!”说着,他将幻戒塞到拿云的手中,继续道:“不过,老夫希望你能顾全大局,继续将其它三堡的神戒全部收集到手,以促成四堡联盟,共同对付邪罗魔神。”子非我拍拍万离的肩膀说道:“万离兄,这就对了,看来你还是适合做堡主,具有宽广的胸怀和伟大的胸襟!”万离苦笑了一上,没再说什么。拿云手握着万离递过来的魔诅幻戒,收也不是,放在手里也不是,他本想从罗曼曼那边得到一点点支持,但是看罗曼曼的脸色明显是要他还给万离堡主的意思。子非我看着拿云的样子,朝着他吹胡子瞪眼道:“小子,赶紧收起来啊,现在先修界到处都是魔界之人的眼目,小心不要让他们知晓了,否则我们几个都惨了。”拿云这才咬咬牙将幻戒重新放回怀中,但是,他刚放入怀里时,屁股上已经挨了罗曼曼狠狠的一掐,痛得他几乎要叫出声来。他见此时的气氛有点凝重,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我还从萦尘那里知晓了先修界的一种风俗,听说天演会之后,胜出的修真者们都要回去家乡,权当升仙前的告别,天炼会一过就不能再离开先修界了,不知晓是真是假?”万离道:“确实如此,先修界更早的仙规甚至规定天演会过后,那些胜出的修真者们就不能离开先修界了,后来仙规有所改变,这才有了现如今的仙俗和仙规。”子非我大声问道:“不行,绝对不行!你小子是不是想偷偷地溜回去找那老相好的,即使曼曼答应了,非我老儿也不会答应的!”“我——”拿云被子非我这么一说,脸急得都红了,“我只是想念静水大陆想念静水村里的父母而已。说实话,小云来先修界本来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得道升仙,只是为了救治自己的性命。现在小云的性命虽然还有潜在的危险,但是已经暂时无忧了,得道升仙这么大的事理应先回去跟父母说一声,否则双亲在静水大陆苦苦等待、望穿秋水,小云岂不是成了不孝之人?”听拿云一说,子非我对罗曼曼道:“小曼,其实小云要不要回静水大陆的事,与我一点干系都没有。刚才那话可是我替你问的,你拿主意吧。”罗曼曼脸红了起来,道:“我哪有什么资格阻止他回去呢?他想回去就回去吧,谁也拦不了他。”拿云本来就是任性冲动之人,他看不得这一老一少为了阻止他回去而说出这样阴阳怪气的话来,于是,他闷哼一声,转身就出了归灵居,让罗曼曼三人看得一愣一愣的。子非我望着拿云的背影,叹道:“年少气盛,年少气盛,不可取啊!”没想到,他刚说完这句话,却看到罗曼曼眼眶已经有点红了,赌气地嘟着嘴不理他,而万离也没好气好看着他。拿云出了归灵居之后,径自就往妖堡去了,他本来还有点犹豫要不要回静水大陆的,但是被子非我和罗曼曼一激,他倒还是非回去不可了,他决定先向蓝姨告别,蓝姨一定会支持他的。进了蓝姨开辟的定海神榭,拿云一眼就看到她手捧着诗集又在发呆了。他很是莫名其妙,既然蓝姨这么喜欢看情诗,为何不早点找一个神仙伴侣共度逍遥日子,这样总比整日对诗伤春的好。他将要回静水大陆之事跟蓝姨说了,蓝姨叹道:“回去一下也好,想当初我答应过拿大哥和娟儿姐,等治好了你的病,就将你送回静水大陆的。但到先修界以来,不是忙着修炼就是忙着参加天演会,医治你的高人又寻找不到,我倒真是不好意思再见到他们俩。”拿云笑道:“蓝姨不必自责,自从修真以来,我这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完全好了,而且要不是蓝姨您将我带到先修界,我就是在静水大陆生活一辈子也不会有得道升仙的机会,况且还认识了曼曼,我想我爹娘感谢你都还来不及呢,哪会责怪你?”蓝姨笑道:“看来小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乎乎的小云了。”“我本来就不傻。”拿云笑着,接着问道:“蓝姨,你要不要回静水江看看,您当年不就是从那儿出来的吗?”

  

,,棋牌游戏评测网